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零号模特新生记图服装人物

2018-10-30 00:02:14

零号模特新生记 (图)服装人物

一个23 岁姑娘的力量有多大?从0 号模特变成码模特,Crystal Renn 是如何迎来事业的高峰,又是如何找回真正的自己?她究竟能不能改变时尚业对肥胖者的偏见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Crystal Renn,23 岁,身高180cm,胸围尺寸38C, 腰围76cm, 臀围100cm,拥有褐色的头发和眼珠。她的尺码是12 号。见到真人以前,《V》杂志主编Stephen Gan 曾在《Bazaar》和《Vogue》等杂志看过她的照片。由于拍摄角度和用光都刻意强调了她的曲线,他以为她是个高大丰满、性格泼辣的女人,有点像上世纪30 年代好莱坞性感女星Mae West。

去年9 月,Gan 在曼哈顿的Royalton 酒店跟Crystal Renn 初次会面。和多数次看见她的人一样,他有点吃惊。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漂亮姑娘,块头比他预想的要小。

相反,Renn 对Gan 这种反应早已习以为常。她在自传《饥饿》中写道:时装和设计师常会用“看起来不胖”来赞美大码模特。即便大码模特的,想要从大批2 号甚至更瘦的模特手上抢广告合约,Renn 仍感到压力重重。“‘正常体重’现在算是超重,这种现象可真奇怪。”她写道,“我亲眼看到超级纤瘦的女人也会不开心——就像大胖子们一样。我们知道对每一卡路里都要斤斤计较的生活是多么可怕。我们宁愿别让自己发疯。”

打破禁忌

业内人士提出模特过瘦问题已有三年之久。从去年开始,各大杂志终于开始放手接纳不同类型的模特,尤其是大码模特。Renn 可谓生逢其时,用其经纪人Gary Dakin 的话说,她“无疑是”Ford Models 旗下成功的大码模特。她为《Glamour》2 月号拍摄了一套8 页篇幅的时装大片。在意大利版《Vanity Fair》3 月号上,她戴上金色假发,扮成着名的《花花公子》女郎Anna Nicole Smith,由摄影师Ruven Afanador拍摄了一组大片。按照Gan 的说法,她还是《V》2 月号“尺码特辑”的灵感来源。

“不少时尚界人士也许觉得有点难以接受,”Gan 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在我生活的世界里,这一主题向来是禁忌。在时尚界,增重1 公斤就是破戒之举。”

《V》这次的创举, 是让2 号模特Jacquelyn Jablonski 和16号模特Crystal Renn 身着同样的Versace、Proenza Schouler 和Dolce Gabbana 时装,以同一造型、同一姿势拍摄照片。且不论她们孰高孰低,也不论有多少美国读者在阅读杂志后发出的微辞——由于美国妇女的平均尺码是14 号,很多人不愿让16 号的Renn 成为表率——至少Renn 的曝光率已足够证明她的成功。不过在此之前,她也有过惨痛的经历。六年前,她被诊断为饮食失调症患者,因而不得不终止长期以来的节食。她的大码模特之路便是从那时开始的。作为一个曾和大部分模特一样追求骨瘦如柴的姑娘,在接受“大码模特”这顶帽子的同时,她也把自己的事业当成了一种改变设计师、时装杂志乃至公众旧有成见的手段。

往事不堪回首

Renn出生于迈阿密。母亲生下她时,自己也还是个孩子,真正将她抚养长大的是她外祖母Kathy Renn——一个成功的,拥有粉色凯迪拉克车的Mary Kay化妆品销售员。Renn 从小把外祖母当作妈妈,而她的生母Lana 在她12 岁以前几乎不太现身。至于父亲,她“根本没有印象,连名字也不知道”。12岁那年,她和外祖母一起搬到密西西比州的克林顿市,和母亲一起居住,但这段短暂的关系不久就被一场激烈的家庭内部冲突终结。

Renn 初走上模特道路,就是为了逃离克林顿市。当时有个星探告诉她,只要减减肥,把臀围从100cm 减到86cm,她就大有希望。她用了三个月时间,每天只吃健怡可乐和无糖果冻,减去了13 公斤。2002 年,年仅15岁的她前往纽约开始模特生涯,当时她的体重是43 公斤,只有减肥前的6 成。抵达纽约的头一天,她就为《Seventeen》杂志拍了照片。

Renn 的外祖母Kathy 如今住在加州河滨市。她表示,在看到外孙女的自传之前,她还以为Crystal 一直都把体重控制得很好。“Crystal非常有决心。”她说,“自从决定当模特那天起,她就开始了减肥。”初她曾陪外孙女在纽约住过几个月,但始终对后者在减肥上所承受的痛苦一无所知。“我想,她一定是实在忍无可忍了,所以才决定彻底转变人生方向。”Kathy 说。

Renn 表示,去年秋天她的自传出版时,她感到总算可以为上一个人生阶段画上句号了——在那个阶段,她对自己的身体满怀厌恶。Ford Models 称她为当前收入的大码模特—— Dakin不肯透露她从Bloomingdale’s、SaksFifth Avenue、Evans 等商业代言活动中赚得了多少,可以肯定的是,她去年的年收入达到了一个高额六位数。

为理想而战

“在某种程度上,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。”目前体重将近75 公斤的Renn 说,“不过时尚业就是如此。充满创造力的学生、局外人、

外行人和同性恋——谁都会遭到嘲笑。我有时觉得,正是这些人从世界各地集合到了纽约,缔造出时尚业这么个东西。”

“这就是我,”她接着说,“我如今很自在。我受到了认可,觉得很开心。”

正如同苗条的模特还是需要用photoshop 修得更苗条,大码模特也常被修得更“大码”。不少大码模特会抱怨自己在照片里看起来比本人胖得多。为了吸引肥胖的顾客,曾经有品牌把Renn修成了20 号身材。另一位12 号的模特Jennie Runk 则向媒体透露,她有时要在衣服里放进填充物进行拍摄。在为《V》拍摄大片时,Gan 也告诉Renn:“我想让你显得夸张些。”Renn 对此表示理解。“因为我是个大码模特,他们想把我塑造成典范。”她说, “他们看见一条救生圈,于是就说:‘哦,救生圈!’他们总是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上。”

在自传当中,她把这种现象成为“脂肪崇拜症”。“设计师和时装开始有点执迷于胖姑娘们的体重,我觉得这是换汤不换药,只不过改了一个尺码标准而已。”她写道。她只希望将来摄影师和杂志不再以根根肋骨毕现的人体为美。

“我在为理想而战,”Renn 说,“我相信时尚圈终会接纳多种审美标准。改变不在一夜之间,问题是,你欢迎这样的改变吗?”

B=《外滩画报》

CR=Crystal Renn

B:你是怎么会成为模特的?

CR:14 岁那年,我妈妈送我去一所礼仪学校上课。有一天一个星探对我说:“哦,我的天啊,你一定会成为下一个超模。”我当时甚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他拿出一张Gisele Bundchen 的照片给我看,说: “你说不定会成为她那样的人。”不过他同时还告诉我,想要成功,我就必须减掉15cm臀围。一切就这么开始了。

B:你身高180cm,瘦的时候只有43 公斤。做个0 号模特是什么感觉?

CR:在正式开始做模特之前,我准备了两年时间。我的饮食失调症就是在那时患上的。我每天早晨起床后吃些水煮蔬菜,接着去参加10 个面试。面试结束之后,我就到健身中心去锻炼三到四小时——多的时候有八小时。我整天只吃莴苣,与此同时一刻不停地幻想着好吃的。

B:如今看到那时候的照片,你有什么感想?

CR:那是另一个人。我当时痛恨自己的人生。我本人和我的身体仿佛毫不相干——我不觉得那是我,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,只有选择麻木,才有勇气活下去。有几次我睡醒的时候,觉得自己好像发了10 场高烧似的,但我心里清楚,我还得下床去锻炼八小时。

B:恢复正常饮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CR:患上饮食失调症的那段时间,我对食物失去了兴趣。我告诉自己,要是想做模特,我就得戒绝平生的爱好——吃。我还清楚地记得下定决心重新吃饭的那一刻。太妙了。我吃的顿饭对很多健康人而言大概没什么吸引力:一份用橄榄油拌的胡桃和三文鱼色拉。当时我害怕地想,吃上一口,我大概就会长胖50 公斤。噩梦没有发生,我放心了。我知道自己恢复了正常。

B:你现在还为体重担心吗?

CR:我经历过那么一段黑暗的时期——节食、不健康、痛恨自己的身体。我那时候持续脱发,毫无生气,极端抑郁。现在我根本就不会去关心自己的体重。我会确保摄取维持身体健康所需的食物。控制卡路里摄入再也不会让我觉得好过了。

B:时尚业人士对你的自传有什么反应?

CR:我惊讶地发现业内人士对我都很支持。刚开始做大码模特时,我碰到一个从前就相识的时装。她说:“你干嘛了?你现在看来比以前漂亮多了!”从那一刻起,我就决定要把真相告诉大家。能说出自己的故事,我感到十分释然。我相信,因为我的自传,这个行业对异类的态度已经缓和了一些。

B:2005 年你在Jean Paul Gaultier的发布会上与他一同谢幕,你开心吗?

CR:能为Jean Paul Gaultier 走秀,对我而言这简直是场梦。一直到准备出场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谢幕模特。我幻想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,所以这次经历真的很有纪念意义。在过去的人生当中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认同感。我感到这个行业毕竟是要迎来变革了。

恒大广场
绿洲湾8号
重汽莱蒙湖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